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二維碼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首頁 > 資訊中心 > 市場觀察

經濟參考報:國資國企改革“深圳樣本” 特區所需國資所為 放活管好為矛為盾

來源: 時間:

40年,篳路藍縷、爬坡過坎,深圳經濟特區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創造了工業化、城市化、現代化的奇跡。這座城市,民營經濟活躍、高科技企業集聚。這背后,還有一股低調堅定的力量,不斷跟隨城市所需,調整方向和步伐,助推深圳經濟和產業蓬勃發展。這股力量來自國資國企。

40年來,深圳國有經濟比重不大,但卻在提升城市經濟活力和競爭力方面發揮了重要的撬動作用。“深圳國資國企始終與特區相伴相生、共生共榮,堅持特區所需、國資所為,走出了一條具有深圳特色的改革發展道路。”深圳市國資委副主任胡朝陽說。

改革不停歇

40年總資產增2.64萬倍

從上世紀80年代作為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主力軍”,開創“三天一層樓”的“深圳速度”,到上世紀90年代作為深圳產業升級的先導力量,推動深圳主導產業從加工貿易向高新技術躍遷,到21世紀初完成284家國有企業整體改制,劣勢國企從一般競爭性領域中有序退出,再到近些年加快推動國資布局結構調整,幫助民營企業走出流動性危機……

每一個十年,深圳國資都緊跟時代所需,為深圳發展貢獻力量。而做好這份歷史答卷的背后,是持續推進監管、放管服、產權、治理、用人、激勵等一系列國資國企改革。

“40年來,深圳國資國企一直在推進改革,沒有停步,在產權、監管、經營機制上走出了一條深圳特色的國資國企改革道路。持續改革是如今我們能夠輕裝上陣,有效發揮作用的主要原因。”胡朝陽說。

深圳經濟特區成立后,深圳國資國企將產權改革作為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1983年,深圳國資組建新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企業,發行新中國第一張股票;1986年,出臺《國營企業股份化試點暫行規定》,選定10家國營企業開展試點,在全國率先探索混合所有制改革;1990年至1992年,搶抓深圳證券市場發展先機,推動深振業、深物業等國企上市;2002年,啟動能源、燃氣、水務、公交等國有大型企業國際招標招募改革試點,推進城市基礎設施公用類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2015年,探索管理層和核心骨干持股制度化路徑。目前,深圳市屬國企混合所有制比例達83.5%,資產證券化率達57.1%。

在國有資產統一監管改革方面,40年來深圳國資持續探索。1987年,深圳成立國有資產專門管理機構——深圳市投資管理公司,探索建立企業國有資產出資人制度;1995年,頒布地方國資立法《深圳經濟特區國有資產管理條例》;1997年,編制國資預算,建立起國資收益預算制度;2006年,啟動事業單位分類改革,將372家原各委、局、辦所屬轉企經營性事業單位、所屬企業集中統一納入國有資產監管體系;2007年,率先實現包括國有金融資產、文化資產在內的經營性國有資產集中統一監管;黨的十八大以來,出臺市國資委權責清單、授權放權清單,強化各類國資基金協同性,進一步提升國有資本投資公司、運營公司功能。目前,深圳已形成市國資委直接監管、“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和運營公司+基金群”輔助履職、產業集團市場化運作的國資監管運營體制。“理順了出資人制度和國資監管制度,有利于站在全市高度,推進國企整合,提升國企整體競爭力。”胡朝陽說。

為打造充滿生機活力的市場主體,深圳國資堅持推進國企經營機制市場化改革。1993年,深圳全面取消企業行政級別,實行企業分類定級制度,隨后在全國率先開展現代企業制度試點;2003年至2005年,先后完成34戶市屬一級企業、250多戶二級企業整體改制,涉及員工6萬名;到2005年底,在全國大中城市率先完成國有經濟布局戰略性調整的階段性任務,實現競爭性領域劣勢企業平穩退出;2007年起,分批開展國有獨資公司董事會建設試點;2008年,率先完成勞動、人事、分配制度改革,建立與市場接軌的經營機制;黨的十八大以來,持續加強規范董事會建設,全面啟動商業類企業經營班子整體市場化選聘。目前,深圳已完成115家一、二級商業類企業經營班子整體市場化選聘,商業類直管企業長效激勵約束機制覆蓋面達87%。

改革走在前列,使得深圳國資40年里快速發展壯大,以年均28.9%的速度,實現了總資產增長2.64萬倍,創造了國有經濟發展的“深圳奇跡”。如今的深圳國資,總資產突破3.9萬億元,年創造利潤、上繳稅收突破千億元,還培育出了1家進入世界500強的地方國企。

發揮先導性

77.7%凈資產集聚“一體兩翼”

除了落實基礎設施公用事業服務這一主要任務外,深圳國資國企的不同之處在于大力發展金融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充分發揮城市產業戰略先導作用,助力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在深圳落地和壯大,以提升深圳城市核心競爭力。目前,深圳國資77.7%的凈資產集中在以基礎設施公用事業為主體、金融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兩翼的“一體兩翼”領域。

上世紀90年代,隨著“三來一補”產業顯現退潮趨勢,深圳提出把發展高新技術產業作為城市主導戰略。由于高科技行業風險高,產業升級存在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當時,為了支撐城市戰略的實現,深圳國資專門成立了為小微科技企業提供擔保增信的深圳市高新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高新投”)和深圳擔保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擔保集團”),以及從事風險投資的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深創投”),通過金融手段為科技企業落地和壯大發揮戰略先導作用。

時至今日,三家企業依然以更實舉措鼓勵、支持、引導民營經濟發展。“2019年我們完成了A輪融資。我們不想找那種兩三年就把我們給賣掉的短期投資機構,所以選擇了國企高新投。且高新投還有投貸聯動模式,每年能給我們補充一些低成本資金。”研發射頻識別(RFID)芯片的深圳市國芯物聯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王翥成說。

在深圳,國企和民企擰成了一股繩,共同為創造“深圳奇跡”而奮斗。高新投董事長劉蘇華說,“民企發展得好不好,關系到深圳的經濟發展質量。我們的任務就是要讓優質的企業在深圳獲得更好地發展。”

受2018年資本市場低迷影響,深圳部分民營上市公司面臨股權質押、大股東易位等流動性風險。緊要關頭,高新投、擔保集團等4家國企率先出手對民營企業進行紓困,提供債權、股權融資支持,化解上市公司質押股權的平倉危機,成為支撐這些企業走出困境的幕后英雄。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對經濟社會產生嚴峻沖擊。深圳國資國企除了落實免租降費惠企政策外,還打出金融戰“疫”組合拳。國有擔保機構對中小微企業擔保費實行5折優惠,國企國信證券主承銷了133億元“疫情防控債”,國企運營的深圳市民營企業平穩發展基金降低了對企業規模和營業收入的要求,將更多中小企業納入其中,盡力保障民營中小微企業渡過經營難關。

為了破解中小微科技型企業“用地貴”難題,深圳國資建設運營了71個科技園區,建筑面積達2589萬平方米,提供租金優惠,并在園區服務中發現初創企業的投資機會,探索“園區+創投”模式。

作為深圳國有科技園區的主要運營者,深圳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邱文表示,入駐園區的創業企業可享受7折租金優惠。同時,在企業發展的過程中,園區運營方有不超過5%的優先跟投權。

為提升服務產業的能力,深圳國資著力打造涵蓋天使孵化、創業投資、融資擔保、上市培育、并購重組等全生命周期的科技金融服務體系。通過混合所有制的“基金群”,有效撬動社會資本服務城市發展戰略,累計為超過6.7萬家中小微企業,提供超過1萬億元的融資支持。

除了空間保障和科技金融外,深圳國資國企還為新技術的加快推廣提供應用場景。5G、人工智能、光伏發電、新能源汽車等新技術率先在深圳機場、地鐵、巴士、園區、港口等國企落地應用。“這為科技企業技術迭代和加快發展提供了支撐。”胡朝陽說。

如今已名列世界500強的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作為深圳市國資委履行出資人職責的輔助平臺,立足深圳城市發展戰略,聚焦科技創新和產業培育,打造“科技金融、科技園區、科技產業”三大產業集群。“三大產業集群具有很強的邏輯關系,形成以科技金融為‘陽光雨露’,以科技園區為‘土壤’,以科技產業為‘種子、幼苗和樹木’的全生命周期產業生態體系,支持深圳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公司董事長王勇健說。

破除“等靠要”

高度市場化成就“先行示范”

市場化,是深圳這座因改革開放而生的城市所持有的原始基因。這一基因也天然地根植在深圳國資之中,是引領深圳國資國企改革,實現當前成就的秘訣所在。

“1999年成立深創投時,市政府怕國有獨資搞不活,要求必須引入外部股東,實現混合所有制經營。”深創投副總裁李守宇回想當年說,“深創投成立之時,市政府給了兩句話:一句是‘政府引導、市場化運作、按經濟規律辦事、向國際慣例靠攏’;另一句是‘不塞項目、不塞人’。市場化管理、專業化運作,是深創投活下來的關鍵。”

在市場化運作機制下,深創投較早形成了全員效益工資與利潤掛鉤、員工跟投、投資經理項目業績提成等市場化的激勵約束機制,提升了其在創投行業的人才吸引力。

如今,深創投位居國內創投機構第一位。截至2020年9月底,深創投已投資項目1157個,累計投資金額約546億元,其中178家投資企業分別在全球16個資本市場上市,327個項目已退出(含IPO)。

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業績換薪酬、增量利潤分享……一系列改革都劍指市場化方向。

深圳國資遵循市場經濟規律和企業發展規律,推動國企成為自負盈虧、自擔風險、自我約束、自我發展的市場主體,讓國企不再有“等靠要”思想,而是創新思路和模式,參與市場競爭。

深圳市東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通過對電動車進行融資租賃購置、對電動車主要部件進行經營租賃的混合租賃模式,在減少企業一次性投資額實現輕資產運營的同時,確保電動車后期運營維護質量,打破了貸款難、車輛更新規模大和電動化的難題。除了運營常規的公交線路外,東部公交還依靠混合租賃和現有司機隊伍,疊加互聯網技術,開拓了定制公交市場,打造的“e巴士”項目在市場上“叫好又叫座”。

一個個像這樣緊隨市場需求的項目在深圳國企中發展起來,推動國企發展質量不斷提高。

深圳國企搞得好,業務搞得活,是因為深圳國資國企在經營機制市場化改革方面始終走在前列。取消企業行政級別,完成企業改制,實現競爭性領域劣勢企業平穩退出,開展國有獨資公司董事會建設試點,完成勞動、人事、分配制度改革,商業類企業經營班子整體市場化選聘,建立長效激勵約束機制……深圳國資國企逐步建立了與市場接軌的經營機制,從而激發國企活力、鞏固人才吸引力。

2019年,深圳成為全國率先開展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驗的兩個城市之一。《深圳市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驗實施方案》明確了綜改試驗的基本原則之一就是“堅持市場導向”。深圳市國資委構建的“1+4+4”改革總體框架,明確列明了產業布局、監管、放管服、黨建4項國資層面改革和產權、治理、用人、激勵4項國企層面改革,共同支撐著深圳國資國企綜改總目標的實現。

“深圳市委市政府、深圳市民把將近4萬億元優質國有資產交給深圳市國資委進行監管,必須要保證國有資產保值增值。這是我們改革的目標。所以改革絕對不能虛化,必須目標明確、指標量化,否則改革容易走上形式化。這是我們對改革的認識。”深圳市國資委主任余鋼說,“改革必須促發展,必須出效益。”

?
】 【打印】 【關閉
中國企業國有產權交易機構協會 主辦
黄页网络免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