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二維碼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首頁 > 實踐研究 > 理論研究

人民法院引入司法拍賣公共交易平臺的理論與實踐探索

來源: 時間:

2012年初,最高法院召開了全國法院司法拍賣改革工作會議,核心精神是:通過合理界定法院內部職責分工,解決工作機制存在的職責配置不當、權力過度集中等問題;通過引入第三方公共交易平臺,解決司法拍賣工作中操作不規范、惡意串通等頑疾弊端;通過實行網絡電子競價,解決司法拍賣透明度不高、暗箱操作等問題,有效提升司法拍賣成交率和增值率,最大限度地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成都法院按照最高法院相關精神和省法院的具體部署,引入了西南聯合產權交易所為全市法院司法拍賣公共交易平臺,實現了網絡電子競價取代現場舉牌擊槌,統一了全市法院司法拍賣信息發布和委托拍賣機構管理,司法拍賣過程更加透明,操作更加規范,競價更加充分,成交率和增值率明顯提升,最大限度地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得以彰顯。

1 公共交易平臺路徑比對

最高法院司法拍賣改革工作會議之后,全國各地法院紛紛研究探索司法拍賣公共交易平臺引入路徑,大致出現了四種類形:

1.1 以產權交易所為平臺

北京、重慶等24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法院均采取該方式,占全國法院3/4以上。該類方式較成熟可靠,最能體現最高法院司法拍賣改革的意圖。既能實現統一交易平臺,又能實現網絡電子競價;既能對報名信息集中管理,又能協助法院對拍賣活動進行監管;既能推進拍賣全過程公開透明,又能提升司法拍賣成交率和增值率。從源頭上解決了拍賣機構圍著法院、法官“攬業務”和意向競買人不擇手段勾兌拍賣機構的現象,在拍賣機構與法官及意向競買人與拍賣機構之間構筑了隔離帶,能夠減少甚至杜絕司法拍賣過程中圍標串標等違規行為。

1.2 以拍賣行業協會拍賣大廳為平臺

上海、廣西法院采取拍賣行業協會拍賣大廳為平臺的方式。該類平臺的優點是:可實現網絡電子競價或網絡與現場同步競價;拍賣機構便于與平臺溝通協調,并可全額享有拍賣傭金,工作積極性高。但弊端是:拍賣行業協會不是獨立的第三方,不能肩負起最高法院要求的公共交易平臺協助法院對司法拍賣活動進行監督的職能,不可能在法院與拍賣機構中間形成隔離帶和防火墻;拍賣行業協會沒有專門人員和力量組織協調司法拍賣工作。

1.3法院自身建立司法拍賣交易大廳

山東高院和所屬各中級法院在當地黨委、政府的支持下,分別建立了司法拍賣交易大廳,所有司法拍賣全部進入法院交易大廳實施。這種方式雖然實現了集中交易平臺的目的,且法院的主導性與自主性大大提高,但投入巨大,沒有黨委、政府投入大量專項資金支持難以實現。同時,該類方式也沒有在法院與拍賣機構中間形成隔離帶,難以從源頭上切斷少數法官和法院工作人員與不良拍賣機構及競買人的“灰色利益鏈條”。

1.4利用淘寶網實行司法網拍

目前,浙江、江蘇法院正在探索運用淘寶網實行司法網拍的方式。采用這種方式最大優勢是減少了中間環節,提高了拍賣透明度,降低甚至免除了拍賣傭金。但通過淘寶網進行司法網拍也遇到不少棘手問題:首先,要求產權十分清晰或瑕疵告知非常明確,否則將導致買受人不接貨或者接貨后發現新瑕疵要求退貨;其次,淘寶網不可能完成協助法院開展標的物推介招商、查看現場等工作,任何程序和手續都需要法官工作人員完成,法院工作量大大增加;再次,淘寶網拍賣保證金、拍賣款都是通過支付寶進入賬戶,資金風險大。

2 公共交易平臺的構建完善

科學引入公共交易平臺是實現司法拍賣改革的關鍵環節,成都中院按照調研論證、研究決策、試點探索、全面推進的整體工作思路扎實推進公共交易平臺建設。于2012年3-5月組織相關人員到外地法院和公共交易平臺參觀學習,并通過互聯網查詢全國各地法院司法拍賣公共交易平臺建設的有益經驗和成熟做法,對西南聯合產權交易所和四川省拍賣行業協會網絡電子競價系統及綜合保障能力進行了系統考察,經過院司法拍賣改革工作領導小組專題會議研究,確定引入西南聯合產權交易所為全市法院司法拍賣公共交易平臺試點單位,由市中院先行先試,成熟后在全市法院推廣。

為高起點抓好司法拍賣公共交易平臺建設,成都中院出臺了《構建司法拍賣公共交易平臺的實施辦法》,明確了法院、公共交易平臺、拍賣機構的權利義務和相關責任,研究了法院對公共交易平臺在司法拍賣活動期間的監管措施指導公共交易平臺制定完善了涉訴資產交易流程、相關規則和管理制度。西南聯合產權交易所為迎接涉訴資產進場交易,做了大量的充分準備。在人員配備方面,成立了涉訴資產部,抽調了6名具有法律、經濟、財務等專業知識的高素質人才,通過強化自身學習以及外出考察,掌握和熟悉了涉訴資產處置的相關業務。在硬件建設方面,投入近千萬元資金用于信息系統建設,建有標準中心機房,配置有專業服務器、網絡防火墻、不間斷電源系統,能夠保障司法拍賣網絡競價全過程安全可靠;建有物理隔離的專用電子競價室和寬敞明亮的交易大廳及超大屏幕LED顯示幕墻,為到現場參與網絡競價的競買人提供了安全可靠的競價場所,為當事人、監督人員及社會公眾提供了直觀即時的競價顯示;利用在線視頻監控系統以及強大的云視頻系統等技術手段,為各項交易業務提供實時監管。在軟件應用方面,研發了獨立的競價系統,建有網站集群、業務審核系統、網絡競價系統、數據中心及集成中心,共同組成司法拍賣信息化平臺,依托互聯網實現了競買人足不出戶即可參與全天候、全方位、全時段的網絡競價。

3 公共交易平臺之成效顯現

成都中院自2012年9月底開始將司法拍賣案件進入公共交易平臺試運行,經過一年探索與磨合,2013年9月1日全市兩級法院所有司法拍賣統一進入到公共交易平臺,取得明顯成效。

3.1 管理更加規范

加強了競買人報名管理,由以往分散到各拍賣機構報名統一集中到公共交易平臺報名,指定責任心強、組織紀律觀念過硬的項目經理負責,獨立組織競買人報名,解決了司法拍賣過程中因報名管理不嚴出現的信息泄露等問題。統一了全市法院機構選擇工作,解決了個別基層法院在拍賣機構選擇中隨意性大、不規范等問題。規范了拍賣款項管理,明確司法拍賣保證金和成交案款由法院設立專門賬戶,指定專人負責,未設立獨立賬戶的基層法院可授權公共交易平臺代理收取和退還司法拍賣保證金。通過制度設定,各種“潛規則”逐步消除,人為干預因素大大減少,分權制衡的司法拍賣權運行機制成效得以體現。

3.2 操作更加透明

充分利用現代網絡媒體加強司法拍賣各個環節的信息公開,實現全程透明。拍賣公告階段,在規范平面媒體宣傳推介力度的基礎上,充分利用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第三方交易平臺網站和拍賣機構網站進行公告,提高了信息發布廣度;拍賣實施階段,全面實行互聯網網上競價,突破了地域、設備限制,實現了相關信息公開“全天候”、“全覆蓋”,第三方交易平臺大屏幕即時顯示報價情況和成交狀況,大大提升了交易過程的透明度,實現了司法拍賣全程公開透明。

3.3 競價更加充分

全市法院司法拍賣全部實行網絡電子競價,大大提升了司法拍賣的成交率和增值率。期間,共委托進場拍賣案件87宗,成交70宗,流拍17宗,總成交率達80.46%,一拍成交37宗,一拍成交率42.53%,總成交額4.617億元,總增值額5793.049萬元,平均增值率27.44%。市中院委托拍賣機構對阿波羅電器有限公司所有的位于成都市高新西區面積210526.14平方米土地在公共交易平臺進行網絡拍賣,單個標的增值2515萬元;新都法院委托拍賣機構對一輛評估價881元的套牌交通事故車輛在公共交易平臺進行網絡拍賣,經過284輪網上激烈競價,增值率達918.27%;都江堰法院委托拍賣機構對紅璟電力有限公司所屬的電站資產在公共交易平臺進行網絡拍賣,經過7名競買人27輪網上競價,最終以2214萬元成交,增值率32.26%。通過公共平臺的建立以及網絡電子競價的實施,有效克服了傳統拍賣中長期存在的一些頑疾,實現了涉訴資產交易的價格最大化。

(作者為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 李炳衛)

?
】 【打印】 【關閉
中國企業國有產權交易機構協會 主辦
  •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11013359號
  • 中國企業國有產權交易機構協會版權所有
黄页网络免费站